话音刚落,孙花妮就见厅中另坐两人,其中一人她认识,之前来过,是郡王妃。

  另一位,看似气度和衣衫更华丽,怕是了不得的身份。

  募的,孙花妮停步,站在厅门前恭敬行礼,继而起身看向秦云舒,“嫂子,我等会过来。”

  “花妮,过来。”

  眼看她要走,秦云舒快走几步,一把拉住她,扬手接过白盘子。

  “我弟媳,烧一手好菜,贤良淑德,特别能干,就没有她不会做的事。”

  秦云舒接连夸赞,又将她领入厅内,眸中尽是笑意。

  谢蔓儿见此,自然露出微笑,甚至要起身相迎,却被杜思雁按住。

  “娘娘,先前我来侯府,尝过花妮做的菜。”

  说到这,她竖起大拇指,又看向盘子,“给我尝个?”

  刚说完,秦云舒就拿了个,递了她去,“吃吧!”

  谢蔓儿见杜思雁乐呵呵尝了起来,又见包子是长豆猪肉馅的,御膳房的糕品包子,她尝了不少。

  她不是很喜欢,可不知为何,见旁人吃的香,她也想。

  秦云舒没有立刻递给谢蔓儿,确定馅料孕妇可吃后,她才拿了个,“娘娘。”

  接连两声娘娘,怔在原地是孙花妮身子有些僵,竟是娘娘!

  能出入皇宫,身份必不一般,嫂子更从兰夫人寿宴归来,谢家人?

  所以,皇后?

  今日孙花妮脑子特别灵光,八成确定了,再次福身行礼,“民妇参见皇后娘娘,都是农家包子,怎……”

  她停了下来,最普通的包子,这长豆还不新鲜,是腌制的豇豆,她常用来做包子馅。

  “味道不错,放了辣椒,很有味,我第一次吃。”

  谢蔓儿满意出声,不一会吃了一个,不用秦云舒给,她自个儿扬手拿。

  自她怀孕,御医嘱咐她清淡饮食,自反应过后胃口变大,她喜酸更喜辣。

  然而,不能吃啊!越不让吃,她越想要。

  放的不是红椒,仅从颜色辨别,瞧不出来,听此,秦云舒才知里面有辣椒。

  “娘娘,你能吃辣?”

  说罢,她也不等回话,问花妮,“怀了身子的妇人,能吃辣么?”

  孙花妮这才知晓,皇后身怀龙嗣。

  “不碍事,我放的量不多。之前在雨花村,很多有身孕的妇人,常吃辣。”

  可那些都是乡野妇人,眼前这位,可是皇后,身娇体贵。

  于是,孙花妮又道,“娘娘,适量为宜。”

  谢蔓儿点头,可吃起来不受控制,许久不吃,今儿被她碰到……

  不稍半炷香,整盘八个小包子,全部入腹,满意至极。

  “花妮,你这手艺,真好!兴许农家菜,才对我胃口。”

  孙花妮也没想到,竟全吃完了,食量还挺大。

  这时候——

  “酸枣糕来了。”

  柳意端着一盘子糕品入内,属于枣子的甜香混着糯米香,又带了点酸。

  谢蔓儿想,但吃不下了,最终道,“包起来,带入宫中,此番入侯府,不虚此行。”

  “柳意,回灶房,用食盒装着。”

  秦云舒低声吩咐,旋即倒了杯水,“喝点水。”

  谢蔓儿接过,眼中尽是笑意,确实渴了,喝了好几口。

  “云舒,谢谢你了,你弟媳做的……”

  夸赞忽然停住,谢蔓儿眉头皱起,紧接着双手捂着肚子,一阵阵发紧又疼,额头瞬间起冷汗。

  秦云舒见状况不对,立刻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杜思雁也被吓到了,忙不迭起身,“娘娘。”

  “疼……”

  谢蔓儿双手攥紧袖口,她很难受,阵阵尖锐的疼,她不知怎了,刚才还好好的。

  “快,我要回宫。”

  尽管疼的厉害,她仍靠着椅边起身,不能留在定北侯府,万一如何,会给侯府添麻烦。

  “云舒,快,送我进宫。”

  秦云舒的手被一把拽住,她低头望着谢蔓儿皱成一团的脸。

  “柳意,去府门通知兵士,速请掌医入府。花妮,去附近,最快速度请个大夫。”

  眼下情况,她不能任由谢蔓儿走,从侯府到椒房殿,再请掌医,至少一炷香。

  万一怎样,根本等不了。

  “思雁。”

  一声落下,她朝杜思雁递去眼神。

  几乎不用多说,杜思雁随她一起,两人一左一右将谢蔓儿扶入厢房。

  与此同时,柳意和孙花妮分头行动,速度极快,片刻不敢耽搁。

  “云舒,我不能留这。”

  谢蔓儿很怕,这种情况,她从未遇见。

  一直以来都没这么尖锐的肚子痛,她是否吃坏东西了?

  “娘娘,包子没有问题,我也吃了,你别慌,深呼吸静下心。何况,秦姐姐在,有她在,多大问题都不是事。”

  杜思雁紧握谢蔓儿的手扶她躺下,话音笃定非常。

  谢蔓儿急着入宫,是怕自个儿真怎样了,牵连侯府。

  她入府做客,并非要添麻烦。

  “娘娘放心,不会有事,喝点水。”

  秦云舒倒了杯温水,走向床边,她怀疑不是吃坏肚子,而是吃多了,难以消化。

  都是她的猜错,其中缘由,等大夫过府。

  两人一起安抚谢蔓儿,虽肚子还痛,但她平静了,躺在床上静静等待。

  半刻后,孙花妮急匆匆领着大夫进屋,与此同时,兵士分头行动,一个入皇宫,另一个进兵营。

  大夫不知床榻何人,但此处侯府,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即上前查看。

  搭脉看脸色,又见其肤色。

  募的,他笑了,“多大点事,胀气食物吃多了,萝卜豆角一类。”

  秦云舒想起,兰夫人寿辰,确有萝卜这道菜,今日又是豇豆。

  “肠里胀气,不是小腹痛,孩子很安全,你别情绪激动乱了呼吸。”

  大夫也松了口气,之后又嘱咐,“不能用药,多喝水静心。”

  说罢,他看向秦云舒和杜思雁,做了一个舒缓肠胃的手势,“给她这里抚抚顺气,顶多半炷香,准好。日后胀气食物,别多吃。”

  原是虚惊一场,谢蔓儿自个儿惊了,更将旁人吓到,很是歉疚。

  “花妮,送大夫出府,去账房拿银子。”

  说罢,秦云舒看向大夫,亲自迎他出屋,“多谢了。”

  一见架势,大夫就知这是侯府主母,当即行礼,“侯夫人不用担心,人没事,以后注意就行。”

  话落,大夫随柳意出院门,离开的那刻,掌医匆匆入府。

  不稍多时,秦云舒在庭院中看到萧瑾言。

  傍晚时分,宫车停在府门,楚凛一身常服而下。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4538/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