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声讨

小说:庶门风华 作者:千年书一桐 我要报错
  果然,颜彦刚一琢磨陆衿正憋着什么坏时,只见她正笑嘻嘻地搂着李琮的脖子说道:“真的?皇上,李熙哥哥总是不许我做这个不许我做那个,嘻嘻,皇上能不能去跟李熙哥哥,让他不要老是管着我?”

  “哦,他都管了你些什么?”李琮倒是也配合,就手又捏了捏陆衿的鼻子。

  “多了去,不许我玩泥巴,不许我挖蚂蚁,不许我抓蝴蝶,不许我跑,不许我跳,不许。。。”陆衿一件件数着。

  李琮听着听着忍不住打断了,“打住,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从衣服上辨认我是皇上?”

  “我问他皇上长什么样子,他说皇上穿黄衣服,衣服上绣着大金龙,有一次,我把御花园的花弄坏了,李熙哥哥说皇上来了,拉着我躲了起来。”

  李琮听了这话看向皇后,“这是怎么回事呢?”

  颜彦尴尬了,没等皇后开口,她上前解释道:“回皇上,这事也怪我,我不该纵容孩子胡闹,只是我没想到她居然跑到御花园里胡闹。”

  “怎么个胡闹法?”李琮对颜彦的教育方法好奇了。

  颜彦只得把陆衿的日常生活大致介绍了一遍。

  得知陆衿小小年纪不但分得清什么是蝴蝶什么是蜻蜓,而且还知道蝴蝶是由毛毛虫蜕变来的,知道蜻蜓和蝴蝶的益处和害处,知道它们的捕食方式;除此之外,她还知道肥皂泡在太阳光底下有几种颜色;知道用纸叠出飞鸟和乌篷船;知道蝌蚪是怎么变成青蛙的;知道山川河流的区别和用处,知道一年可以分为四季,四季有不同的景色和收获,知道人要学会很多东西,长大后才能做一个有用的人。

  等等等等。

  “你是怎么教会孩子这些的?”李琮问颜彦。

  颜彦笑了笑,“回皇上,其实也没怎么刻意教,就是有时候做事的时候会把他们带在身边,小孩子好奇心重,看到什么都想问,我尽量耐心地解答,有解答不了的就和孩子一起观察实物,不能观察实物的就翻书找答案,再不然就向别人讨教。”

  “原来是这样,怨不得这孩子聪明,就连熙儿和然儿也喜欢找她玩,说她不但懂的东西多,讲起故事来也是头头是道的。”太子妃松了一口气,也有心思夸夸陆衿了。

  李琮一听,抱着陆衿坐到了炕上,让陆衿给大家讲个故事。

  陆衿犹疑了一下,给大家讲了一个滥竽充数的故事,“以前有一个皇帝,叫,叫什么我忘了,这个皇帝喜欢听别人吹竽,而且是很多人在一起吹,于是,有一个不会吹竽的人就向皇帝说自己也会吹竽,请求跟大家一起吹竽,皇帝连考都没考就答应了,从那之后,这个人就跟大家一起混在吹竽了,也拿着和大家一样多的银钱,可后来换了一个皇帝,新皇帝喜欢听一个人吹竽,不喜欢很多人混在一起,于是这人生怕惹怒新皇帝,连夜跑了。”

  “你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李琮笑着问。

  “因为你也是皇帝啊。”陆衿半歪着脑袋回道。

  “那你知道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道理?”

  陆衿点点头,“我娘说,人要有真才实学,否则,早晚有一天会被别人发现是个假的。”

  这话落到众人耳朵里,很自然就想起了颜彧,尤其是太后,还颇有深意地看了颜彦一眼,颜彦只得解释说:“孩子小,总缠着我讲故事,我就用这些典故激励她,除了这个,还有刻舟求剑、郑人买履、买椟还珠等典故。”

  “是啊,小时候我也是这么跟你祖母讲的,你祖母想必也是这么教你的,可惜,有人能听进去,有人听不进去。”太后叹气说道。

  颜彦这才明白太后那个眼神的深意,原来不是责怪她,而是因为想起了原主的祖母。

  “母后,这龙生九子,还各有所好呢,您老人家也想开些吧。哦,对了,儿子已经命陆鸣元宵节后带着这些世家的成年世子去驻守燕云十六州,期限三年,准许带妻小。”李琮对颜彧没兴趣,可母后的面子不能不顾忌,只得耐心劝道。

  “他愿意吗?会不会埋怨上咱们?”太后一听燕云十六州,再一听三年,先就有点不自在了,因而并没有留意到是所有世家成年世子都去。

  “皇祖母,是所有的世家成年世子都去,也不独他一人,况且,是他自己提出要替父皇分忧的。”李稷忍不住开口了。

  他是觉得皇祖母有点太纵容颜陆两家了,做事一点都不干脆,瞻前顾后的,反倒助长了陆家的气焰。

  “是啊,母后,你方才也说,这个陆鸣委实不是好人,当年明明是他和颜彧两人私相授受在先,私定终身在后,两家大人不但不予制止反倒助纣为虐,联合起来欺负彦儿,把我们这些人都糊弄得团团转的,严格说起来这叫欺君!我们念着颜侯和陆公在前线打仗,没有追究他们的过错,可他们倒好,一点也不思悔改,仗着这些军功一味地胡闹,今日要合离明日要休妻的,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脸面,真以为这京城就她儿子一个好的,还以为像从前,大家都上赶子想嫁他?还有那陆鸣,亏我还以为他至少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哪知这京城第一世家公子的名号这么名不副实?”皇后也忍不住说道。

  说实在的,她忍了这陆家很久了。

  要不是顾忌到太后的颜面,她早就想收拾收拾朱氏和马氏了,只要一想到当年这两人联合起来欺瞒她和太后,她就觉得十分窝火,幸好,陆呦出息了,否则,她也成了助纣为虐的坏人。

  “是啊,皇祖母,这陆鸣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从小就仗着那点半吊子的学识沽名钓誉,也不知这京城第一的世家公子怎么诳来的,文比不过彦儿姐姐,武比不过彦儿姐夫,倒是那股子文人的风流气学了个十成十。”李穑补了一句。

  之前因着颜彦的缘故他就看不上陆鸣,再后来因为周婉,李穑更是把陆鸣恨上了。

  :。: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1642/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