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顾四爷在外吃苦了,顾清也为了分散幼弟对宣武将军的注意力,最近顾清对他的各种好享受,完全秉承着听之任之的态度。

????顾清还利用自己的关系给顾四爷请了江南的厨子,买了一些小戏子。

????甚至对顾四爷请来一群狐朋狗友,把顾家弄得乌烟瘴气也都含笑忍了下来。

????要知道顾清最是爱惜名声,重视家风,一直有意把顾家塑造成淳朴刚正的人家。

????寻常绝不会让顾四爷这么大张旗鼓在顾家吃喝玩乐。

????顾瑶很能体会顾清的无奈,多少次顾瑶tōu kuī大伯父去祠堂对着祖宗灵位忏悔。

????多少次顾瑶见到大伯父强颜欢笑忍耐喝醉了的勋贵子弟。

????甚至这群醉鬼把大伯父精心培育的竹子拔了,大伯父都笑着说没事,没事。

????为了哄好幼弟,大伯父真真是忍到了极致。

????“可是陆侯爷是爷的女婿,爷不能不管。”

????“你女婿比你聪明能干多了,涉及到皇上同镇国公之争,你有几个脑袋敢往里面挤?”

????顾清死死拽着顾四爷不撒手。

????“皇上不会要爷的脑袋,这事还是爷帮陛下……”

????“你给我住嘴!”

????顾清直接捂住了顾四爷的嘴,怒气冲冲说道:“你还嫌你不够显眼?旁人不记恨你?你站在陛下那边,我也不说你什么了,可你此时进宫却说陛下错了?”

????自从隆庆帝把顾瑾留在身边后,顾清特别识趣请了病假。

????除非大朝,顾清很少再去内阁处理公务。

????他已经有了木头阁佬的称呼,任何事都是不过问的。

????虽然如今的地位是顾清奋斗了一辈子得到的,按照他的年纪也是大展宏图的好时机。

????可是他同顾瑾肯谈过一番之后,顾清放弃了自己的政治主张。

????他乞骸骨的折子已经递给隆庆帝三次了。

????虽然他依然被隆庆帝挽留,但是朝堂上的朝臣都明白顾清去意已决,隆庆帝也不是真心挽留顾清。

????此时,不过是君臣彼此面子上好看。

????而且隐隐有风声传出来,顾清卸甲归田时,就是他头顶上的爵位变成世袭之时。

????隆庆帝看在顾湛顾瑾的份上,也不会亏待了顾清这样有眼色的明白人。

????顾四爷呜呜呜,死命挣扎,让爷说话!

????顾清拽着他去了书房,顾瑶偷偷跟过去,让仆从都散了。

????顾瑶关上书房的门,乖巧站在一旁。

????顾清放开幼弟,眸子闪过担心,毕竟顾四爷喘息得厉害。

????难道他太用力了?

????顾清有些后悔,小心为幼弟拍着后背。

????顾四爷拿手绝学就是顺杆爬,“爷要喝茶,大哥亲自泡的茶水好喝。”

????“……好。”

????顾清泡好茶递给宝贝弟弟,“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顾四爷嘿嘿一笑,抿了一口茶,“哥,爷是傻瓜吗?当着陛下的面说反对的话?”

????“哼。”

????顾清回以冷哼。

????“哥。”顾四爷拉长声音,上扬的尾音有撒娇的感觉。

????顾瑶头皮发麻,可是睿智的大伯父一脸享受的模样。

????其实熊孩子不可恶,娇惯熊孩子的家长才可恶啊。

????好在顾四爷在兄长的宠溺下没有完全长歪,有着自己的底线。

????虽然顾瑶觉得顾四爷的底线同三观有点歪了。

????“爷不会惹恼陛下的。”

????“你就是叫我祖宗,我也不会让你出这个门的。”

????顾清轻易识破顾四爷的诡计。

????以往幼弟为达到目的,对他更谄媚的话都说得出!

????当然顾清绝不会承认自己很享受啦。

????“……您占爷便宜,你是祖宗,把老爹老娘放哪了?”

????“放哪了?自然是放在心上,父亲过世前的交代,我不会忘,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母亲怎么活?”

????顾清语重心长说道“老四啊,你不仅是父母的命,也是我的半条命啊,你听话,我什么都买给你。”

????顾四爷:“……”

????“老四,以后我会在家里看着你,你那些好享受,算我一份,当初你说过要孝顺我的。”

????“大哥,你赖皮。”

????顾四爷傻了。

????顾清笑呵呵缕须,“那些事让顾瑾去做,我为了他放弃了官位,你作为顾瑾的父亲,你好意思不补偿我?”

????顾清为了侄子,为了顾家百年富贵,牺牲的确很大。

????顾四爷不吭声了。

????“若是他们处置不好,你再出头帮忙收拾残局。”

????顾清语重心长说道:“你是顾家最后的底牌,哪有一开局就把底牌掀了的?”

????“这话爷爱听,哥承认你不如爷了?”

????“嗯哼。”

????顾清还是很想找戒尺,不过能安抚幼弟,这次就饶了他一顿。?“大爷,大爷,大夫人说是肚子疼,要生了。”

????“什么?”

????顾清站起身,突然又眼前一黑,顾四爷同顾瑶手急眼快,立刻搀住顾清。

????“哥,你别紧张,没事的。”

????顾四爷到底也做过几次爹的人了,生孩子他没啥经验,不过等消息时的紧张激动还是记得的。

????尤其是顾瑾出生那会儿,他就特别激动,毕竟是第一次当爹。

????“你大嫂她……”

????顾清依靠着幼弟,六神无主,“你扶我去看看。”

????“我娘同祖母已经赶过去了,大伯父您放心,大伯母一定母子平安。”

????顾清直到顾四爷点头,才渐渐舒缓了。

????到底上年岁,始终比不过年轻人。

????产房之中,欧阳氏很紧张,抓住身边妈妈说道:“儿子,一定要是儿子!”

????这个孩子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也是她唯一的机会。

????以前她想着生女儿也成。

????可是自从知道顾清爵位有可能世袭之后,她每日念经祈福,就是想生个儿子出来!

????顾家已经不再是书香门第人家,长房同四房都有爵位的。

????顾清已经为顾瑾有心辞官,欧阳氏绝不能眼看着旁人来染指长房的爵位。

????所有看过她肚子的人都说怀得是儿子。

????顾家上下也都做好了欧阳氏生下麟儿的准备。

????毕竟那些看过怀像的人都很有经验,很少出错。

????妈妈在旁边点头,“一定是个小少爷,主子,您就放心吧。”

????欧阳氏同妈妈眼神交汇,听着稳婆的话,用力生孩子。

????门口,顾老夫人同李氏焦急等消息。

????李氏轻声安慰顾老夫人,“听说怀像不好的人,生产会顺利一些,大嫂是个有福气的,这段子一直保养得很好,这次一定能一举得男。”

????顾老夫人点头:“是男是女都好,只要平安,老大能让她有喜,以后也可以再生。”13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1562/1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