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袁夫人不是不明事理的,当初萧宝信能把孩子抱给她养,她内心里是感激的。

  也没挑刺,只决定回自在院后好好抱抱自家大孙子,什么都得给自家大孙子最好的才是。不能全了她膝下承欢,倒让他母子离心啊。

  其实把谢琪接到自在院本来也不是她的主意,谢显担心自家媳妇提的。

  本来她就给人家抱走一个孩子了,哪怕是为了萧宝信着想,得是多大脸还想再把另一个也给抱走啊。儿子说了,她没办法。

  儿媳妇拒绝的都在她意料之中。

  儿子毕竟是男的,虽说有了俩孩子,毕竟和孩子待在一块儿的时间少,身为男子也不理解女人对孩子的心,那是连命都能豁出去的——

  所以,当年萧宝信能主动把谢琰抱到她身边养,得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她一辈子都领情。

  ……袁夫人虽说日常心疼大孙子不得萧宝信的宠爱,但好赖还是知道的,又时不时的脑补给儿媳妇找补,在袁夫人这儿,萧宝信就是世间难得的好儿媳。

  虽说自己也是为人儿媳的,但说心里话就冲这,比自己强多了!

  虽说要求让萧宝信给拒了,袁夫人也点点头就应下了,没把儿子给卖了,怕儿媳妇找儿子后账。只叮嘱她切不可抱孩子,怕伤着肚子里那俩。

  再多的她也不知道,没生过双胎啊。

  起身还得去忙活呢,谢家日常的传统了,从萧宝信有身孕开始就要找奶娘了。

  临走犹豫了半天才小声叮嘱萧宝信:“你俩……别太亲近……”说完,跟身后有狗撵似的走了。没办法不交待,这小夫妻俩感情也太好了。

  不好,也不能孩子一对一双的往外冒。

  萧宝信听了个通红脸。

  ###

  一如王蔷的预料,没有几天消息就传开了,建康城都快炸锅了。

  怀孕而已,如果是旁的人家,都激不起水花就被旁的给压下去了。问题是谢家,是那个动不动就生病,曾被人当玩笑一样在赌坊公开下注能活到多少岁的谢显。

  咋的,这是触底反弹了,给建康城人民一个响亮的耳光呗。

  人家现在不止位高权重,身体那是杠杠的。

  本来以为谢显请病假忧心忡忡的永平帝一下子心也不忧了,犯起酸了,转眼酸都没了,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复杂的情绪了。

  按说,他不该嫉妒的。

  可是架不住谢显这孩子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往外冒,他呢,怀的容易,生的艰难,活的坎坷。

  想他登基之初,是何等意气风发?那皇嗣就跟井喷似的,好消息一天个的往外冒。结果怀上能生出来的都是少数,生下来的不到一年又夭折了。

  现在活着的皇嗣就陆美人和潘贤妃生的俩儿。

  萧皇后和褚贵妃虽然怀了,能不能生出来,他自己心里都没底。

  就这么让世家在他的后宫里自如杀人,他却只能干瞪着眼,这种无力,这种后脖梗分分钟被刀架上的感觉真的相当不好。

  他多痛苦啊。

  活的可没有谢显这么潇洒,儿子一个一个的往外蹦。

  这回还是双胎——

  咦,双胎。

  永平帝后知后觉地品出点儿滋味,大梁没那么迷信双胎祥或者不祥,能生出来就不错了,不像前朝过份神话双胎,尤其龙凤双胎被视为祥瑞。

  他觉得也就是图个心理安慰。

  前朝灭国的前一年,哀帝后宫可不就有个妃子给生出了龙凤双胎?高兴没两天叛军——其实说的就是自家老祖宗攻入城中,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什么祥瑞什么不祥?

  唯一有些顾虑的是,以前萧宝信生孩子,谢显是跟着坐月子不假。

  怎么着,这才怀上就打算陪着直到生产?

  以往怕他事业心太重,路铺太开,现在又想提醒他,有点儿事业心,该他干的活儿还是得干啊,不能纠结于儿女情长,凭地耽误了正事儿。

  至于再结儿女亲家的事儿,被永平帝给掐死在萌芽状态。

  谢显拒绝的意思太明显了,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和他结亲。他得是多上赶着,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啊。

  当然这事儿也让他对谢显口是心非有了一定的认知。亏他以往还说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少针对那些世家。

  结果到他自家儿女身上,不还是挑了两个世家结亲吗?

  他堂堂大梁皇帝被嫌弃了!

  哪怕谢显再生十几个孩子,跟批发零售似的,他也不想再往上凑了,脸,让人打一次就尽够了。

  话说回来,他大梁皇帝的儿女还怕没人样,找不着家世人品贵重的?又不是非得谢家这一棵树上吊死!

  咋的,在他家种上吊死还能位列仙班啊?

  ###

  轰轰烈烈的倒谢风并没有停,不过这也并不影响得知了喜讯往谢家前往庆贺。

  一时间谢府门前车水马龙,不少人甚至堵了大半个时辰才移步进了谢府,这都不妨碍一些人前脚递上去参人的折子,后脚就跑到谢显面前卖乖讨好。

  “瞧瞧,这才叫炙手可热,权倾朝野。区区一介妇人怀孕而已,居然闹到如此。真真是荒唐啊。”

  顺着朱雀桥下来,一辆奢华宽敞的牛车停在了乌衣巷外,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淮阳王挑起车帘,不禁发出感慨。

  袁琛在车里半敞着衣襟,目露不屑。

  “……那咱们的计划,是要暂停吗?”他问。

  淮阳王呵呵一笑,拍拍车板,车夫慢悠悠架着牛车又走了。这速度,比腿脚快的走着竟是差不多。

  不过建康城里不会有人肆意快步走,没风度没气度,再急也得四平八稳端着。

  “你看我像等老天爷赏饭吃的吗?”

  袁琛摇头,就这身量等老天爷赏饭,得饿死八个来回的。

  “咱们干咱们的。不求雪中送炭,还不会雪上加霜吗?”淮阳王吃吃地笑,伸手摸了袁琛脂粉已经所剩无几的脸蛋。

  “不干就不干,干,咱们就得准备万全了,可不能半路撂了挑子。”

  袁琛深以为然。

  半途而废什么的,不是他们的风格。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他们还怕谢显更倒霉吗?有个萧宝信在周边打辅助,可不是又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后备选项吗?

  雪上加霜?

  老子把整座雪山都给你砸崩了!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132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