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平满是汗水惨白的脸上闪过讶然之色,道:“没想到前辈竟然知道晚辈的名字。”

  叶新绿冷笑了一声,道:“你,还有你们几个……”指向被虎头它们控制着的另外三人,“知不知道我很忙的,一堆的怨念要消除,你们还敢给我搞事情!”说着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拍在了那张一平的后脑勺上。

  张一平口中鲜血狂喷,险些就翘尾巴。

  叶新绿:“就你,小橘就坐断了你根肋骨你就怨恨上了?你打算干的什么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又指了指另外三个,“他们三个都是给你陪榜的。”

  另外三人听的心头一惊,齐唰唰瞪向张一平,眼中露出询问和惊疑之色。

  叶新绿:“现在,你自己说,你打算干什么!敢不老实,就不是断臂这么简单了。”

  【楚河汉界】:“原来小橘真的是故意的。是主播故意让小橘给这个张一平下重手的吧!”

  【太乙神君】:“这家伙肯定是没安好心。鉴于主播刚才的那番话,难不成,这家伙干的事和这个世界的怨气有关?”

  张一平只得喃喃道:“我们将月球上的灵泉封印了好多处,目的是想将灵气汇总,好以人力打开飞升仙界的通道……”

  特沃尔斯基:“飞升仙界?”

  【少林寺】:“呵,原来他们是想人为打开飞升仙界的通道,难怪月球上的灵泉大半的灵气都被输送入H国,可是主播在H国内却没感觉到这里的灵气浓度比外国的灵气雄厚。”

  【别叫我小黑】:“主播早就疑心了吧!”

  【厉】:“可是人为打通飞升通道可不容易,除非他们有主播那样的本事。”

  张一平:“不错,你们这些西方人不懂的,在这个世界之上还有一个充满仙气的世界,可以让人类的寿命更加绵长,法力更加高超。”他露出向往之色。

  叶新绿:“别跑题,快点讲,我没时间陪你耗着。”

  小橘还威胁性地举了举它抱着的那条断臂国。

  张一平登时瞳孔一缩,赶紧道:“可是,除了我,他们谁都不知道,想要打开飞升仙界的通道哪那么容易啊?不仅仅需要足够的灵气,还要有万千灵魂献祭……”

  其他三个仙长脸上都露出异色。

  “你这是什么邪法?!”小橘咒了一句,拿着那个断臂又给这家伙后脑勺来了一下,“我家主人打通界面通道,从来都不要什么献祭。”

  在场众人听了小橘这话,都无比惊异地看向叶新绿。

  叶新绿冷冷地道:“飞升通道要靠时空法则来成就,这才是正途,人力强行打开的,不论是什么方法,都不是飞升路,只能算是一条黑道。”哼,别指望着她给打开通往仙界的通道,她可没这闲功夫。

  她转头看向张一开:“还有呢,继续说。”

  张一平:“可是我不想亲手去杀人,让我双手沾满血腥,以后飞升渡的劫就会变重。

  所以,我就利用在月球设置结界封印灵泉的功夫,在各国卫星上做了手脚,让他们的灵气变了质,导致极利用修炼黑暗魔法,但光明魔法却就此被压制……”

  “原来是你搞的鬼。迈克*迦的黑暗魔法原本没有我的强,后来突然变强,还远远超过了我,我那时就发现不对,还一直以为是……”迈克*维惊呼道,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

  他和迈克*迦,因为同名迈克,却一个属于光明教团,一个属于黑暗教团,两人一直竞争很激烈。

  【狒狒】:“迈克*迦,把原主练成鬼使的那个?”

  【北方的候鸟】:“估计这几大国高手都以为是H国的修士合伙搞的鬼,所以才一定要发动战争吧!”

  【黄泉】:“战争一旦爆发,更何况还是这种灵气复苏之际,自然就会有无数的人类死亡,到时候还怕缺灵魂献祭?这家伙也是厉害了,自己根本就不用动手杀人,就是使了个特别的法术而已。”

  潘国安恍然道:“我就说,为什么这几大国都在暗中备战还不算,居然还在暗中搞联合?他们之间就算都针对H国,但也不会真心联合起来,所以在我一直以为战争虽然会爆发,但应该还很远……”

  西红柿拍着他的脑袋叹息道:“唉,小朋友,你想得太美好了,修为、阅历和心思都强于你的人,他们在想什么,你怎么可能会想得到呢?”

  叶新绿:“行啦,现在真相大白,各国的人都各回各家吧,我还是那个要求,不准发动战争。珍妮,你和西红柿辛苦一趟,去月球把那些卫星上的法术撤了,结界也都撤了。小橘,张一平的法力废掉。”

  “是。”被派发到任务的小兽们齐齐领命。

  “其他的我就不管了。”叶新绿道,做到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原主的怨气应该能消了吧。

  “对了,那个陈潋滟啊!”叶新绿朝结界内喊道。

  陈潋滟其实早就蹭到结界边上,想要出结界逃走,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出不去。

  叶新绿喊她的时候她正想贴一张爆破符在上面强行突破。

  “你就别折腾了。”叶新绿道,“刚才这四位仙长下凡的时候,不是搞了一波海啸么,那条海底通道和地下工作室都已经在那个时候被他们的法力给震碎了,里面的人也全死了。”

  陈潋滟的心登时一凉,全死了?那她的脸呢?

  叶新绿说完这话就感觉心里舒坦多了。唉,她就知道,原主很恨真的陈潋滟。真的陈潋滟这些天在海底工作室受的折磨,叶新绿通过魂力探得一清二楚,原主其实是很解气的。

  刚才四仙长搞出海啸的时候,将海底工作室和里面的人全都震得粉碎,连点渣都没剩下,原主的怨气更是消散了不少。只是张一平这个祸乱的始作俑者被罚之后,叶新绿还感觉心头有那么一点点堵,她就想到可能是这个假陈潋滟。

  毕竟这是个J国的间谍,如果不是为了让她打入H国,真陈潋滟就不会像身处炼狱一样受尽折磨,性子可能就不会变得那么暴戾和恐怖。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1253/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