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佑和冯柔淳傻傻的坐在沙发上,老两口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高天佑真的是傻眼了,实在是对高永利很是伤心。

  冯柔淳心情是最复杂的,不过更多的是怒气。

  “你说你,当初你为他付出多少,可是你看看他是咋回报我们的。”

  “你说他有钱,没有办法和我们说,我能体谅,毕竟说出来,给人知道后,这些钱也保不住。”

  “可是他,他不该让我们去针对梓琪。”

  “如果我们不是各种针对梓琪,那孩子也不会对我们有这么多不满。”

  “起码现在我们需要犯愁吃的喝的。”冯柔淳看了眼在房里忙活的保姆,轻轻的叹口气。

  过几天这么好的保姆就要走人,也不知道下面的的保姆会如何,是否会和这位一样努力。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毕竟这位保姆的工资可不低。

  高天佑想起家里现在的保姆,不由得叹口气,“算了,人家也已经有工作。”

  “不是我们可以想的。”

  高天佑知道这次的保姆很好,可是再好又如何,就冲着是裴梓琪找来的,还有很高的工资,他就各种舍不得,幸好对方都已经找好下家。

  冯柔淳无语,“对了,你去找保姆,看的如何。”

  知道不管她如何闹,自家老头子是不会改变主意,也只能希望请的保姆过的去,

  这个这个,高天佑今天就在老友的介绍下,去保姆中介所看了几个保姆,不要说冯柔淳会满意,就是高天佑都觉得这些保姆,真的是不咋的。

  冯柔淳看着高天佑不吭声,就知道出去看的保姆,情况不是很好。

  “你说这几天去买的菜。”不要说她喜欢吃的海鲜,“现在一条鱼都那么贵。”

  “还有蔬菜也是贵的离谱,看着一点都不好,价格还那么贵。”

  冯柔淳担心保姆会从中贪污钱,都是自己去菜市场买,不是她不想去超市买菜,谁都知道在里面的购物的环境好,可是里面的菜价贵,老头子不同意。

  高天佑想起菜价,就不由得脸一黑,“我们年纪大了,也吃不了多少。”

  “不要整天想着吃海鲜啥的,我看吃鱼也不错。”

  “还有家里的燕窝吃光,就不要吃了。”

  高天佑今天顺路去逛了下,看了下燕窝的价格,可以说把他给吓的不轻,实在是价格太贵。

  “不吃燕窝吃啥。”冯柔淳可是坚持要吃燕窝,“你刚才也说了,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吃的东西不多,我吃点燕窝又咋的。”

  “不是说营养价值和吃银耳差不多。”高天佑不悦道。

  “是一样的东西吗?”冯柔淳无语,“你也不要整天和我说啥专家说的专家说的。”

  “如果真的是一样,那些专家怎么自己不吃银耳,非要吃燕窝。”

  “真是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他们难道还没有见过所谓的专家,难道不知道那些人的嘴脸,明明见的多,怎么还会犯这个错误。

  “得得,你要吃就吃,我告诉这个东西不便宜。”高天佑气呼呼的说了价格,“一斤要上万。”

  冯柔淳以前不是没有少从彭若君嘴里知道这东西的价格,所以真的一点都不便宜,“觉得贵,可以去印尼买,那边可以便宜点。”

  无语,高天佑又不是傻子,“你还想着出国玩。”

  “你算算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你当是以前,出去玩不需要我们掏钱。”高天佑想起上两个月他们和老朋友去澳洲玩,费用都是裴梓琪出,血拼买的东西都没有让他们掏钱。

  而以后他们要出去玩,对不起,都需要他们自己花钱,高天佑想想就舍不得。

  光团费,高天佑就要肉疼几天,不要说还要到了地方后,去免税点啊还有一些所谓的当地特产店去逛。

  自家媳妇他知道,看到好看的好玩,都会走不动路,如果边上有人血拼,她一准也不会落下。

  以前是有人帮忙买单,自家老太婆买买买就算了,可是马上就是他们自己买,高天佑怎么会放媳妇出去。

  冯柔淳知道现在的高天佑心烦,可是她听到一向给自己踩在脚底的几个人,这次都要出去,她就各种心情不好。

  如果这次她没有跟着出去,等那些人回来,她都能猜到,一定会不停的说这次印尼是如何好玩。

  看着冯柔淳不开心的表情,高天佑无奈,“又不是没有去过。”心里算了下,“起码都已经出去玩过三四次了吧。”

  “如果没有去,你这次跟着去也就算了,可是你都出去过。”幸好这次他们要去印尼,不然高天佑都不知道该选哪个借口。

  切,冯柔淳很是不客气,“你当他们都是第一次去印尼吗?”

  “谁都不是第一次去。”

  “我知道你觉得团费贵,可是你也不想想你买上几斤燕窝,这差价不就来了。”冯柔淳觉得高天佑就是不会算账。

  只要这么一算,就不会觉得这个钱花的冤枉。

  买上一斤燕窝,就已经让高天佑心疼到死,不要说买上几斤,高天佑看着还各种不满的媳妇,气的都直接喘粗气。

  “你要去可以,你要买也可以。”

  “就用你的私房钱。”

  “还有以后保姆费用还有家用,都是对半分。”

  “每月发了工资后,你给我五千。”

  “如果不够,我们月底在算账,多退少补。”

  既然冯柔淳非要闹着出去玩,他也不管了,“还有你以后吃补品的钱,你自己出,我反正是不吃的。”

  “还有各自交际应酬,买衣服的钱,都是各自出。”

  冯柔淳惊呆了,“啥,你说啥?”

  “咋还要我掏五千?”

  “你我一个月退休工资才多少。”冯柔淳当然急了,“我一个月退休工资才八千多,九千不到。”

  “那是你的事,我们可以不请保姆,直接钟点工。”高天佑其实觉得请钟点工不错。

  请钟点工?冯柔淳觉得这么一来,不就是告诉人家他们的日子过的惨吗?

  “我就要让人知道,裴梓琪是如何过分。”高天佑虽然恨儿子的狠心,可是也恨裴梓琪竟然这么的不顾养育之恩。

  既然请钟点工,可以让外人对他们老夫妻起同情心,也可以节约费用,他可是打听过钟点工的工资和请保姆的钱。

  冯柔淳是不乐意,毕竟没有面子,可是没有办法,请保姆的话,一个月的退休工资都要花在家用上,怎么出去吃喝玩乐。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1250/1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