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冠下,李欢打下哈比鹰之后,换了山铜大刀,他估摸着这只大鹰是个狠角色,谁知道,看它掉下来的样子,竟然是直直坠地,一点反应都没有。

  太弱了,还是另有原因?

  “好大的鸟!”李昂等人在李欢开枪的时候就看着天上,眼睁睁看着哈比鹰砸穿了树冠落下来,他们情不自禁地举起枪来。金刚鹦鹉都这么难缠的话,这是鹰落地看恐怕是要出人命的。本着这个念头,众人举枪瞄准了个头硕大的哈比鹰。

  “别打,这鹰有问题!”李欢看出这只鹰有问题,索性收了刀,万一这只鹰身上有什么线索呢?

  李欢话音刚落,哈比鹰已经砸穿了树冠,正好落在李欢面前。李欢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哈比鹰,干净利落地将哈比鹰用精神力禁锢了起来,阻止了所有精神力的流动,然后感觉了一下,当下一愣“人类的灵魂?怎么一只哈比鹰里面会有人类的灵魂在……”

  这一次李欢叫的早,加上众人的注意力在天上,好在一枪没开,不过四人还是将李欢围成了一团,背靠背,一人守一个方向。说来也怪,将哈比鹰提在手里的那一瞬间,鸟群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不再朝着树冠下压,而是好像被吓到了一样,赶紧震动翅膀,推动气流向上攀升。

  李欢暗自点头,果然是这只大鹰控制了鸟群啊。

  从第一只鸟开始朝上飞开始,鸟群就炸锅了,拥挤的鸟群不比在高空,它们被控制的时候还讲究一个阵型,此时忽然脱离了控制,队形完全乱了阵脚,鼓动的翅膀之间你打我我打你,像错误挂挡变速的齿轮,不但没使这个庞大的“鸟群集合体”迅捷灵活,反而鸟鸟之间互拍,不是飞得更高,而是降得更低——这比刚刚鸟群下降的速度还要快。

  这就不是李欢能控制得了的了,他瞅了一眼天上,言简意赅地说道“赶紧走,离开这个地方,鸟群下降之后肯定非常混乱,到时候我可帮不了你们。”

  说完,他提着哈比鹰一马当先溜了,剩下几人互看一眼,老板都这么说了,我们还犹豫什么?还不赶紧跟上?

  ……

  李欢在前面开路,众人拼尽全力狂奔,十分钟之后,众人透过树冠有限的空间,看到叽叽喳喳的鸟群腾空而起,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板,要不是你,我们就死定了……”李昂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他的手心全是汗水“你提着这只哈比鹰是要干什么?是它搞的鬼么?”

  “嗯,我觉得是它,但我不知道它怎么搞的鬼。”李欢点头说道“这个世界上的修炼体系很复杂,比我想象得复杂多了,现在它就是俘虏,希望它可以给我们一些信息。”

  李欢收回了压制的精神力,他知道这只哈比鹰身体里有一个人类的灵魂,但要怎么交流?把灵魂拉出来?这个世界上的修炼体系也是繁杂而博大的,体系不一样,李欢现在就好像一个学物理的遇到一个学化学的,毫无头绪。

  就当李欢头疼的时

  候,没想到对方主动开口了,而且语气里充满着惊喜,古鲁安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太好了,我终于能脱离那个老混蛋的控制了,我感觉不到他的精神力了!太好了……哦不,我依然感觉到灵魂深处的有他的力量存在,你是那个在海盗湾发现了印第安人祭坛的人,你叫李欢,是不是?”

  本来一肚子话要问对方的李欢,没想到对方还先开口。

  “没错,你怎知道我?”李欢下意识点点头“你别妄图再玩什么花样,你外部链接的精神力被我掐断了,没有我的允许,你现在飞都别想飞起来。”

  “你掐断了他的精神力!?”古鲁安大喜“太好了!我终于得救了!”

  “你什么意思……”李欢这下听得一头雾水了,你到底是哪边的人啊?

  李欢明说掐断了大祭司的精神力,古鲁安这就不害怕了,他用极快地语速首先介绍了一下自己“你好,尊贵的东方巫师,我早就听说过你们的强大,我是科特部落的战士,您和我们酋长见过面——就是我们部落买下的古代祭坛。我的灵魂被大祭司种下了毒药,他通过我来控制兽群,我不能违背他的命令。你现在掐断了精神力我才能说这些话,不过我依然摆脱不了他的控制,一旦他觉得不对,我随时会死……但太好了,你救了我,我终于摆脱他的掌握了,我必须要向部落报告这个消息!”

  “什么意思?”李欢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更别提李昂四人了,不过众人还是听到出了关键的问题“你是说,你是跟我交易的那个部落里的人,你们的大祭司是坏人?”

  “对,没错,这一切都是大祭司搞出来的,他是暗日的高级成员,这次跟着他来的,都是潜伏在花旗国的,残余的暗日组员,他们想把你们引入雨林击杀,然后把这件事情嫁祸给科特部落的。”古鲁安说着,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跟李欢等人详细描述了一番。

  李欢听完,微微点了点头,看着哈比鹰问道“我听你的意思,你是来警告我们的,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呢?”

  “我没有证据让你们相信我,我只希望你们能杀死大祭司,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反正你们已经知道真相,不会为难我们部落。不过我不保证我什么时候会死掉,虽然你掐断了大祭司的精神力,但我的灵魂……”古鲁安说道这里,有些犹豫。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检查一下。”李欢打断了哈比鹰的话“既然涉及到暗日,你又说你的灵魂被种下了毒药,你也是受害者,那想必你不会介意我检查一下你灵魂吧?”

  “如果你会的话……”古鲁安点点头。

  李欢默念两句,伸手一拉一扯,从哈比鹰身体里扯出一个果冻一样的淡淡虚影。不过这个灵魂有点奇怪,除了淡蓝色的果冻状态之外,在这个“果冻”中央,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好像墨汁一样的晕染,李欢明显能感觉得出来,那团“晕染”不属于这个灵魂。

  灵魂层面的交

  流是不可能骗人的,李欢只是感觉了一下,就知道了一切。

  “你没骗我,我帮你取出这个毒药。”李欢说道“你们印第安修炼者的确有独到的地方,被剥离的灵魂竟然还有这种强度……”

  “你知道?你读取了我的记忆?东方巫师,你怎么会灵魂法术的,那可是禁……”古鲁安这下更惊喜了,灵魂法术是禁术,这个早在十五世纪就已经被敲定了,但现在说这个显然不合适,管他是不是禁术呢,禁术可是能救自己的命啊!

  “禁术是吧?那看怎么用了。”李欢说道。

  印第安人可以控制灵魂,但巫毒教更善于诅咒和救治灵魂,这个“毒药”在李欢的操作下,很快就被移除了古鲁安的灵魂,古鲁安大喜。

  “好了,现在大祭司没有办法再控制你了。我刚刚读取了你的一些记忆,我现在确定你是可信的,那么既然我们有同一个目标,就让我们来好好谈一谈吧。”李欢轻轻一捏,将那团“晕染”消弭于无形。

  “太好了!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没问题,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我带你们,大概有一天时间你们就能追上!”古鲁安大喜。

  “你知道他们要去的准确方位么?”李欢问道“如果你知道具体的方位,我可以用更快的方法……你这个样子我们交流起来不太方便,要么我们先去找到你的身体?”

  一说到这个,古鲁安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没用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死亡……”

  李欢一不小心说道了人家的痛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但古鲁安很快就调整过来自己的情绪“没什么,您不用为此感到不好意思,您已经为我和我的部落做了很多,如果不是您救我,我们的部落会背上骂名。虽然我的身体已经死亡,但我们印第安人的灵魂非常强韧,我能以这种姿态存活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这个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去的具体方位,但我知道我们走过的路。我们停留休息那里,距离最后的目的地,步行只有半天时间。沿路上大祭司可能还会派人来拦截你们,我可以给你们指出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沿途如果路过你身体所在的地方,我会想想看,看看有没有办法救你。”李欢说道“既然你知道大概位置,那我就不怕惊动他们了,在一个小时之内赶上他们!”

  “老板,要叫直升机么?”李昂等人脸上露出喜色,虽然李欢解决了大家的饮水和食物问题,但坐上直升机飞,总比在热带雨林里跋涉舒服得多。

  “不,我们用另外一种方法。”李欢心动一念“骑着它去。”

  哗啦,白光一闪,一只身形硕大的白色大狼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旺财一落地就是战斗形态,它抖了抖长毛,朝这里李欢撒娇一般叫唤了两声,它可是好久都没出来放风了。

  “我的上帝,我看到了什么!?”“这是什么东西!”“好大,老板,这是你的宠物?”

  (本章完)

  。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21145/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