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打张父张母那日送张妍儿过来了一趟后,接下来两三天便再无音讯。

  这让张家人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小洁。

  “这三天都没有动静,难不成是病入膏肓了?”小洁心里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看着小推车里站得歪歪斜斜的闺女,心情极为复杂。

  闺女还不到一岁,倘若亲爹就真的没了,闺女往后可咋整?

  自己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又该咋整?

  实在不行,去张家看看情况?

  就在小洁拿捏不准的当口,菊儿一家从镇上回来走亲戚了,跟他们一块儿过来的,还有一个久违在长坪村露面的人。

  那个人,就是刘氏。

  菊儿一家,还有刘氏,全都在孙家对面的杨华忠家落脚,于是,小洁便以妍儿要去找峰儿和福娃耍为由,带着妍儿也去了对面的姑姑家。

  此时,杨华忠家的堂屋里,很是热闹。

  杨华忠招呼着陈彪落座,喝茶。

  孙氏接过菊儿怀里的小儿子,在那逗弄着,又把桌上的点心推到菊儿的大儿子面前,让他吃。

  而刘氏呢,则忙着打量小花怀里的福娃,以及小朵怀里的娇娇。

  “我的天,我离开长坪村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吧,这回来就大变样了呢,瞧瞧这添丁进口的,这一个个小家伙粉嫩粉嫩的,跟面团儿似的,瞧着就让人欢喜啊!”

  “还有峰儿,也长高了,过完年就要去蒙学了吧?”刘氏问。

  小花慈爱的看了眼峰儿,跟刘氏这道:“过完年就六周岁整了,大安的意思是要蒙学了。”

  刘氏又问:“这个年纪蒙学好哇,他爹是状元郎,他肯定也差不到哪去。对了,到时候是留在家里蒙学呢,还是去京城蒙学?”

  关于这个问题,小花往孙氏那边看了一眼,笑了笑,又对刘氏道:“眼下还没商量好,回头等过年的时候大安回来了再决定吧。”

  刘氏也顺着小花的目光往孙氏那边看了一眼,了然一笑。

  “带去京城蒙学,只怕你娘受不住,在家里要天天掉泪了。”她道。

  小花笑。

  孙氏听到这话,道:“我一想到这件事儿,眼泪就要下来,哎,不提了……”

  刘氏点头:“即便去了京城也是过好日子,高门大院的,有钱啊,在哪都是过好日子,一堆人伺候,只管吃饱了饭念书,没钱就算在家门口那都是捡破烂的命,被人呼来喝去,所以三嫂你别想那么多,只要是为了孩子好,在哪都一样。”

  “再者,京城那边的学堂,教书先生的水平,肯定是也是比家这边要好的啊,为了大安的将来,三嫂你还是把眼泪压回去哦!去京城念书,不晓得是多少人做梦都盼不到的机会呢!”

  刘氏这番劝慰,让孙氏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

  “道理确实是那个道理,哎……”

  隔代亲,一点儿都不假。

  大安小安长期在外面,幸好峰儿留在家里。

  都说一个孩子顶十个大人,这话当真不假,若不是峰儿这几年的陪伴,家里不晓得要冷清成啥样。

  若是大孙子真的去了京城念书,这一走估计就是一年,即便再好的锦绣前程,孙氏也没那么稀罕。

  可孙子的事儿,是他爹娘做主,爷奶为辅,罢了,随他们安排吧!

  瞧见小洁抱着张妍儿进来,刘氏笑着跟小洁这打招呼,自然少不了过来打量小洁的孩子。

  “哎呀,这闺女长得可真讨人稀罕,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瞧着就机灵。”刘氏夸赞道。

  小洁微微笑着。

  刘氏歪着脑袋打量着张妍儿,又看着小洁,接着道:“这孩子长得可是一点儿都不像你,跟她爹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嗯,一个样子呢……”

  提到张斑,小洁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心情极为复杂。

  可刘氏没察觉,还在接着说夸赞的话,“闺女长得像爹好啊,有福气……”

  孙氏和小花她们可是知情人,察觉到小洁的尴尬,孙氏赶紧过来拦刘氏,小花则招呼小洁。

  “小洁你来得正好,瞧瞧,四婶和菊儿她们回村来,给我家带了好多的蔬菜和果子呢,好多都是这个季节买不到的,四婶如今做生意,有门路搞到这些东西,待会你也拿些回去尝尝鲜儿……”

  小洁回过神来,看了眼地上那两箩筐的蔬菜和瓜果,勉强笑了笑,算作回应。

  刘氏挺起了胸膛,一脸自信中气十足的道:“那是,我在镇上做了一年的生意,这里面的道道早已摸了个门儿清呢,今个带过来的这些蔬菜瓜果啊,都是从南面过来的呢……”

  看到刘氏一副又要去跟小洁攀谈的样子,孙氏寻了个借口将刘氏拽到后院去跟她点破了这里面的尴尬。

  刘氏大愕,随即抬手打了两下自己的嘴,懊恼得不行。

  “瞧我这破嘴,一来就说错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哎……”

  孙氏按住刘氏的手,不让她继续打下去。

  “好了,别打了,不知者无罪,何况你先前说的都是夸赞的好话,也没有坏话,别打自个了,只要待会别提那一茬就行了。”孙氏小声叮嘱。

  刘氏连连点头,“三嫂你放心吧,你都跟我点破了,我又不傻,待会肯定不会说的。”

  她又打量了眼四下,确定小洁并没有往后院来,于是压低声跟孙氏这打听:“跟张斑勾搭的那个女子,你们可晓得是哪家的?叫啥名儿?长啥样儿?”

  孙氏想了下,道:“不晓得叫啥姓啥,只晓得那女子有个亲戚在镇上的书院教书,那女子自己也认得一些字,于是走了亲戚的关系在书院里打杂,听说先生和学生们吃饭的米和菜都是她去采办,会算账,会识文断字。”

  刘氏恍然,“怪不得呢,原来还是个有点小本事的女人,不过,再咋样有本事,跑去勾搭有妇之夫,这就是蠢!”

  “真的有那个本事,就该往上爬,谋份更好的事业,又或是为自己谋划一份好亲事,嫁个比自己更有本事的男人,正儿八经的做正房娘子,而不是走这种歪门邪道跟张斑勾勾搭搭,不像话!”

  提起那些打定主意做小妾的女人,刘氏那可是发自肺腑的憎恶。

  想她自己,就是败给了那些小妾,不过,如今她又重新活过来了,寻到了另一条生路。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20970/5348/